新西蘭中文網

新西蘭中文網 首頁 國際資訊 查看內容

美國女作家:“神韻晚會”是邪教年度演出

2018-3-6 13:48| 發布者: 仰望星空| 查看: 534| 評論: 0

核心提示:20171231日,美國女作家西德尼·簡·貝蕾(Sydney Jane Baily)發表了“神韻演出”的觀后感。她認為神韻是一場靠自吹自擂、質量低劣的演出。

  

作者拍攝的節目單封面

    本文之所以用這一標題,是因為我興沖沖地購買了“神韻”演出門票,結果卻大失所望。你可能對“神韻”的預想跟我一樣,多年來宣傳“神韻”的街頭廣告、網文和電視廣告層出不窮,所以我就想帶著孩子們去觀看。從廣告上舞蹈演員的舞姿來看,“神韻”應該是一場展示中國舞蹈藝術的精心大作,說不定還能看到中國雜技。最終,我決定帶著18歲的兒子和21歲的女兒一同觀看。我們先去吃了一頓壽司(鮑伊沃斯頓大街上的芬恩餐館,味美價廉),然后迫不及待地向位于波士頓市的王安劇院跑去。

  我發現“神韻”演出中舞蹈表演特別多,就像多年前觀看當時學跳舞的女兒表演一樣。我承認自己的期望值有點高,但事實上在王安劇院上演這種表演,“神韻”就該展示那種高水準的莊重性、可靠性、權威性以及其它諸多的,因為這里可是久負盛名的王安劇院啊! 

    首先,門票很貴。最便宜的座位要80美元,另加10美元訂票費。我們買的是是88美元的,另加10美元訂票費。不過劇場里有不少空位,所以觀眾們為了多一點呼吸空間,稍微移動了下位置。樓上座位很擠,就像達美航空公司雙引擎通勤班機上的座位一樣。我兒子運氣好,他的座位靠過道,可以往前伸出一條腿。他前排座位上的男子就著微弱的過道燈光斜歪著身子看節目單時,無意中把胳膊肘墊在了我兒子的腳上達五分鐘之久。我兒子覺得那男子既然已經把胳膊肘放在自己的腳上了,挪開的話就顯得沒禮貌。(兒子在我們開車回家的路上告訴我說:說實話,把玩我的胡須玩都比看演出有趣。確實,在整個演出過程中,我用余光注意到他一直在撫弄他那大學新生面須,所以說他并沒有說謊。)

  一般來說,不管你到王安劇院看過多少次演出,這里的一切都會讓你哇哇贊嘆,舞臺上的表演更不用說。曾有那么一些時刻,我們也發出了哇哇之聲,但是表示吐槽。“神韻”就是一連串的舞蹈,有些服飾不錯,水袖舞也很好,有筋斗和彈跳。還有一個舞臺背景,隨舞蹈的變化而變化,很高科技的樣子:舞蹈演員走下舞臺后面的臺階,事先攝制好的這名舞蹈演員就會在屏幕上出現,就像他嗖地飛上了屏幕。我覺得這一招很有趣,但是我那身為電子技術迷的兒子認為是小兒科“2006年的老把戲

  節目單上說,這是一個享有專利權的數字背景和舞臺演出相結合的技術(美國專利號:9468860),還說歡迎有興趣的人加入伴奏樂隊。節目單上還介紹了編舞指導、樂師及部分舞蹈演員,以及如何向神韻和飛天(即位于紐約培訓了這些舞蹈演員的那所專科學校)捐款。

  不過,暗藏在精神藝術幾個字下有一段極小的文字:神韻演員從名為法輪大法的冥想和自我精進中汲取了自己的精神靈感。法輪大法,起源于中國古老的精神傳統。在節目單中倒沒看到說你要花上幾個小時,聽他們告訴你神仙以及天堂之門馬上要關閉了之事。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女兒從手機上讀來給我們聽,法輪功是在中國創立的,它的一些術語源自于佛教。上世紀90年代,中國政府取締了違法的法輪功,并開始教育(轉化)成千上萬的追隨者。2006年,法輪功創辦了“神韻”,不斷壯大,從一個演出公司發展到六個。我跟孩子們說,我們無意中觀看了一場為法輪功信徒舉辦的邪教年度演出。

  當晚第一個舞蹈名叫《下凡救世人》,不過這個舞蹈貌似由中國古代故事改編而成,并不是當晚的主題。然而,經過幾場舞蹈和蹦蹦跳跳的演出,突然之間我們看到了一場基于所謂真實事件、名為《滔天罪行》的現代布景舞蹈。舞臺上,一個小伙子入了獄并被弄瞎眼睛。獲釋后,幾個貌似從屏幕上飛下來的神仙,讓他重見光明,寓意重新覺醒的信仰。我們周圍的觀眾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接下來,一名男中音走上舞臺,唱起歌來,翻譯過來的歌詞投影在他身后的屏幕上。突然我感覺自己像來到了主日學校(西方國家兒童在星期日接受基督教教育的場所——譯注),最后一句歌詞連唱了三遍:但天堂之門不會長久開著。臺下的抱怨聲不絕于耳。

  接下來是中場休息,一些人起身就走了。不過,考慮到買票花了不少錢,我們一家堅持了下來。中場休息時,我們三個站在那兒,期盼著下半場會上演太陽馬戲團那樣的雜技節目,卻悲傷的發現根本就沒有這一項。下半場開場節目叫《天國世界》,接下來的幾個舞蹈更為古怪,關于忠誠、滑稽、射箭的故事。再下來,是一名樂師上臺表演二胡,這個女樂師的表演不錯,但是我女兒不懂她在這么重要的場合為何穿一件粉紅色的T恤。臨近結束,我早就等不及了,結果一名女高音又給我們上了一堂信仰課,歌詞是:大多數每個人來自天堂(大多數每個人?狗屁不通的語言)和許多人受到無神論和進化論誤導(被進化論誤導?)。

作者拍攝的節目單內圖,圖中是化名大法D.F.)的法輪功邪教頭目

 

  節目單上每個舞蹈的器樂伴奏旁都有一條注釋,寫的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D.F.,即神韻的創辦人。猜猜又是誰為兩首歌劇風格的歌填的詞?不錯,還是D.F.神韻的藝術和創意指導、首席服裝設計師、中國古典舞指導、飛天學校著名教授,都是他。即使這人可能是個好人,我的腦海也只有一個聲音在叫:邪教頭目(而且他戴著墨鏡、名字用的是首寫字母縮寫)!

  最后,給我們上演的壓軸節目叫神性開始復興。我承認我不夠尊重,當投影屏幕上出現一片蠟筆一樣的翠綠和藍色,一個神模樣的人從亮黃色的太陽里走出來時,我嘟囔了一句天線寶寶。所有舞蹈演員都面朝這位神,合掌作祈禱狀。節目單上寫著一個希望新時代開始了。說的沒錯,如果你沒看到把我們變得更壞現代思維和方法D.F.的話),這真是一條正能量信呢。總而言之,這絕非我們心目中的演出。

  對了,還沒介紹舞臺上的那對男女。他們是男女主持人,在兩場節目之間,交替使用英文和中文,講講笑話。令我女兒厭惡的是,他們還招徠生意,告訴我們每年神韻演出都有新舞蹈,即使看過一次神韻,但沒有看遍所有。每次主持人說到古代中國,我心里便說:卡爾貢,你就騙我吧!這個煩人的廣告暴露了我的年齡。抱歉,我不得不說這對男女有點讓人渾身不自在,笑的太假,玩笑尷尬,變態的整潔。讓我想起我女兒的舞蹈老師曾告訴過我,真正優秀的舞蹈表演是不需要在開始前向觀眾作介紹的。

  作者所拍攝的節目單中法輪功借神韻兜售所謂紀念品

  演出結束后,在劇院大堂,那位胳膊肘墊在我兒子腳上的人走到我身邊,問我有何感想。我還有點疲憊,再加上不知道這會兒自己是身處跟我想法一樣的人當中,還是身處法輪功信徒當中,我沒有正面回答,只說道:演出跟我原先想的不一樣。我不知道這人和他妻子希望在王安劇院看到什么樣的演出,不過他們貌似對演出很滿意。但許多人并不滿意,演出期間,特別是在下半場,都在大笑。我后面兩個人說他們都快睡著了(跟我一樣)。演出結束后在大廳逗留時,大家談論的氣氛與往常不太一樣,不是那種觀看了一場高水平演出后所會表現出來的熱烈氣氛。大家的觀后感往好了說是沉悶,往壞了說是嘲笑。

昨天沒有拿得出手的舞蹈嗎?有。好得完全能夠撐起兩個半小時的演出嗎?絕對不行(我女兒說演出肯定是四個小時,這是她因感冒頭腦有點混亂而產生的錯覺)。而且那些令人不舒服的座位,也讓人感覺演出沒完沒了。這種將表現中國歷史的歡快舞蹈同暴力場景、宗教信息混在一起的表演實在讓人看不下去神韻廣告當然不會這么寫。

(注:以上圖片均來自官方的神韻演出單)

 

文章作者:   西德尼··貝蕾

                           

剛表態過的朋友 (0 人)

  • 發布新帖
  • 在線客服
  • 微信
  • 客戶端
  • 返回頂部
  • 178重庆时时彩 2019低价潜力股 期货配资济南 2019十大股票推荐 融盛在线配资 景盛配资 股票融资公司有哪些 中石油股票行情 什么是炒股 融胜配资 赤赢配资 游侠股市模拟炒股 中远航运股票 000032股票行情 她理财背后是哪家p2p 产业基金配资 如何研究股票指数